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醉墨的博客

不思,故有惑;不求,故无得;不问,故不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  

2014-10-26 13:25:56|  分类: 明清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    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,约书于元佑五年(1090)。纸本。行书,诗一首。凡7行,计62字。26.5厘米×34厘米。台北王世杰氏藏。   此诗帖在集中名《病中游祖塔院》。《杭州圆经》云,祖塔法云院,开成二年唐文宗建。又名定慧禅寺,俗称虎跑寺。宋濂《虎跑泉寺碑记》云:虎跑泉,在杭之南山大慈定慧禅院。由此看来,“祖塔院”、“虎跑泉”、“虎跑寺”、“虎跑泉寺”数名并用,东坡书诗时,亦两名并用。

 

此帖无自署年月。王文诰《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》中,把此诗编入熙宁六年六月,苏轼在杭时,前有《病中独游净慈,谒本长老,周长官以诗见寄,仍邀游灵隐,因次韵答之》一首,后有《虎跑泉兰首,似有理。但据此帖字体来看,肥而厚重,许多字与《赤壁赋》较近,不像熙宁时清劲秀逸书体。考诗集中,元皊五年亦有《卧病弥月,闻垂云花开,顺阁黎以诗见招,次韵答之》一首,与此帖中“因病得闲殊不恶,心安是药更无方”合,皆病中语也。是时,东坡“无日不在西湖”,并游虎跑、龙井等地诸禅院,唱和之诗尤多,皆有旷达之思。这与他元佑初与新旧两党均不合—,出知杭州的心境有关。《赤壁赋》云:“驾一叶之扁舟,举匏樽而相属。”此帖中云:“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樽自在尝。”此诗帖似应移入元佑五年编次。
    虎跑泉是杭州名胜,与西湖龙井并称“西湖双绝”,其得名来自一个传说。唐元和年间,高僧寰中旅居当地,晚上梦到两只老虎从南岳送泉,天亮后果然发现山间有泉流出。苏轼做杭州通判3年中,常常微服出游,并在某次游虎跑泉后即兴挥毫写下《游虎跑泉诗帖》两本,写的都是他当时作的一首诗,这首诗在《苏轼诗全集》里叫《病中游祖塔院》(祖塔院即虎跑寺)。写成的两本,一本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,诗句完整;另一本就是长风推拍的这件,其中脱落“水”字,字形略有欹斜,似乎颇符合苏轼“病中”状况,应比台北本略早。

 

释文: 游虎跑泉,轼    紫李黄瓜村路香,乌纱白葛道衣(裳)凉   门野寺松阴转,欹枕风轩客梦长。
    因病得闲殊不恶,心安是药更无      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樽自在尝。    五月初三日。
    苏轼(1037-1101)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山(今属于四川)人。他和他的父亲苏洵,弟弟苏辙以诗文称著于世,世称“三苏”。他的书法从“二王”,颜真卿,柳公权,褚遂良,徐浩,李北海,杨凝式各家吸取营养,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努力革新。他讲自己书法时说:“作字之法,识浅见狭学不足,三者终不能尽妙,我则心目手俱得之矣。”他讲他的书法艺术创作过程时说:“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求。”他重在写“意”,寄情于“信手”所书之点画。他在对书法艺术深刻理解的基础上用传统技法去进行书法艺术创造,在书法艺术创造中去丰富和发展传统技法,不是简单机械的去模古。
    苏轼早年学“二王”,中年以后学颜真卿、杨凝式,晚年又学李北海,又广泛涉猎晋唐其他书家,形成深厚朴茂的风格。他的书法,用笔多取侧势,结体扁平稍肥。这与他握笔的姿势也很有关系,苏轼执笔为“侧卧笔”,即毛笔侧卧于虎口之间,类似于现在握钢笔的姿势,故其字右斜,扁肥。
  黄庭坚将苏轼书法分为早、中、晚三个时期:早年姿媚、中年圆劲、晚年沉著。早期代表作为《治平帖》,笔触精到,字态妩媚。中年代表作为《黄州寒食诗帖》。此诗帖系元丰五年(1082)苏轼因为乌台诗案遭贬黄州时所写诗两首。诗句沉郁苍凉又不失旷达,书法用笔、墨色也随着诗句语境的变化而变化,跌宕起伏,气势不凡而又一气呵成,达到“心手相畅”的几近完美的境界。所以元朝鲜于枢把它称为继王羲之《兰亭序》、颜真卿《祭侄稿》之后的“天下第三行书”;。晚年代表作有行书《洞庭春色赋》、《中山松醪赋》等,此二赋以古雅胜,姿态百出而结构紧密,集中反映了苏轼书法“结体短肥”的特点。其最晚的墨迹当是《与谢民师论文帖》(1100年)。
    其代表作有《天际乌云帖》、《洞庭春色赋》、《中山松醪赋》、《寒食诗》、《醉翁亭记》等。苏轼的书法,后人赞誉颇高。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黄庭坚,他在《山谷集》里说,“本朝善书者,自当推(苏)为第一”。

    有现代文人把苏轼称之为诗人、书法家、画家,是皇帝的秘书、是慈善家、是佛教徒,是一个一肚子不合时宜的人,还是一个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的大好人。林语堂在其《苏东坡传》的序言中又给出了两条苏轼受人喜爱的理由:一是苏东坡的人品,具有耶稣所说的蟒蛇的智慧兼有鸽子的温柔憨厚,这是历史上其它文人不能望其项背的;二是苏轼具有一种易于感觉而难以言表的魔力,而这种魔力只有熠煜闪烁的天才才所具有的。到底这种魔力是什么,林语堂也没说清楚,可能是他对苏东坡的一些只能意会的印象吧。

    苏轼作为诗、文、书、画无所不能又异常聪明的全才,思想融合儒、道、佛,是中国后期封建社会文人们最亲切、最喜爱的人。苏轼为什么受文人喜爱?除了人格、才艺外,他的魔力又是什么呢?按李泽厚的观点,苏轼的文艺成就本身并不算太高,比起屈原、陶潜、李白、杜甫要逊色一筹。画的真迹不可复见。就其他说,则字不如诗文,诗文不如词。然而他在中国文学史上却有巨大影响。其典型意义就在于,他把魏晋唐以来士大夫“出世”与“入世”、“退隐”与“进取”的矛盾双重心理发展到了一个新的质变点。

    从秦朝李斯开始,中国的文人多为御用,遵循着一种“仓鼠”原则,跪拜颂扬,阿谀奉承,以谄媚见用。而苏轼却不识时务,屡屡与天子唱对台戏,得到贬降的政治命运。此刻,他不仅没有颓废、萧条,反而还表现出来了豁达胸怀和随遇而适的生活态度。由于上书反对王安石变法,苏轼自请外调,虽说出于自愿,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地位。在《水调歌头.明月几时有》中,苏轼俯仰古今变迁,感慨宇宙流转,厌弃险恶宦海风涛,揭示睿智的人生理念,在“仕”与“隐”之间抉择上徘徊困惑。

    其实,苏轼一生并未隐退,也从未真正“归田”,但他通过诗文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人生空寂之感,却比他以前任何口头上或事实上的“隐退”、“归田”、“遁世”都更深刻、更沉重。在当时“百年无事”的“太平盛世”,苏东坡不要富贵,不合流俗,却膜拜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生活情调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像苏轼这样元气淋漓、才华横溢、富有生机的人物,是人间不可无一难得有二的,在他身上挑选出若干使人喜爱的特点,倒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他成熟的思想,高尚的人格,渊博的学识,悲天悯人的情怀,出神入化、神人合一、物我无间的人生感悟,才成就了他的诗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 - xiaolin - 峨山居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\
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苏轼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(传)

 苏轼的《海市诗》碑刻具有重要的历史与艺术价值,原石位于蓬莱北部丹崖山巅蓬莱阁。《海市诗》诗文韵采飞扬,寓意深邃,为蓬莱阁上最久远的歌咏海市的七言古诗。《海市诗》几经沧桑、几度兴废,早已湮灭于历史长河,后人出于对苏轼诗文书法的喜爱和重视,先后三次对《海市诗》进行了镌刻。

 《海市诗并序》原文:予闻登州海市旧矣。父老云:"常见于春夏,今岁晚不复出也。"予到官五日崐而去,以不见为恨,祷于海神广德王之庙,明日见焉。乃作此诗。东方云海空复空,群仙出没空明中。荡摇浮世生万象,岂有贝阙藏珠宫!

 

 

 

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  心知所见皆幻影,敢以耳目烦神工。岁寒水冷天地闭,为我起蛰鞭鱼龙。重楼翠阜出霜晓,异事惊倒百岁翁。人间所得容力取,世外无物谁为雄。率然有请不我拒,信我人厄非天穷。潮阳太守南迁归,喜见石廪堆祝融。自言正直动山鬼,岂知造物哀龙钟。信眉一笑岂易得,神之报汝亦已丰。斜阳万里孤鸟没,但见碧海磨青铜。新诗绮语亦安用,相与变灭随东风。   延伸阅读(一)苏轼论书集萃

    一、创作论  书唐氏六家书后永禅师书,骨气深稳,体并众妙,精能之至,反造疏淡。如观陶彭泽诗,初若散缓不收,反覆不已,乃识其奇趣。今法帖中有云“不具释智永白”者,误收在逸少部中,然亦非禅师书也。云“谨此代申”,此乃唐未五代流俗之语耳,而书亦不工。

  欧阳率更书,妍紧拔群,尤工于小揩,高丽遣使购其书,高祖叹曰:“彼观其书,以为魁梧奇伟人也。”此非知书者。凡书象其为人。率更貌寒寝,敏语绝人,今观其书,劲险刻厉,正称其貌耳。

  褚河南书,清远萧散,微杂隶体。古人论书者,兼论其平生,苟非其人,虽工不贵也。河南固忠臣,但有谮杀刘泊一事,使人怏怏。然余尝考其实,恐刘泊末年褊忿,实有伊、霍之语,非谮也。若不然,马周明其无此语,太宗独诛泊而不问周,何哉?此殆天后朝许、李所诬,而史官不能辨也。

  张长史草书,颓然天放,略有点画处,而意态自足,号称神逸。今世称善草书者,或不能真行,此大妄也。真生行,行生草,真如立,行如行,草如走,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。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《郎官石柱记》,作字简远,如晋、宋间人。

  颜鲁公书,雄秀独出,一变古法,如杜子美诗,格力天纵,奄有汉、魏、晋、宋以来风流,后之作者,殆难复措手。

  柳少师书,本出于颜,而能自出新意,一字百金,非虚语也。其言心正则笔正者,非独讽谏,理固然也。世之小人,书字虽工,而其神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,不知人情随想而见,如韩子所谓窃斧者乎,抑真尔也?然至使人见其书而犹憎之,则其人可知矣。

  余谪居黄州,唐林夫自湖口以书遗余,云:“事家有此六人书,子为我略评之而书其后。”林夫之书过我远矣,而反求于予,何哉?此又未可晓也。无丰四年五月十一日,眉山苏轼书。

  书吴道子画后智永创物,能者述焉,非一人而成也。君子之于学,百工之于技,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。故诗至于杜子美,之文至于韩退之,书至于颜鲁公,画至于吴道子,而古今之变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

  跋王晋卿所藏莲华经凡世之所贵,必贵其难。其书难于飘扬,草书难于严重,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,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。今君所藏,抑又可珍,卷之盈握,沙界已周,读未终篇,目力可废,乃知蜗牛之角可以战蛮触,棘刺之端可以刻沐猴。嗟吧之余,聊题其末。

    论书  书必有神、气、骨、血、肉,五者缺一,不为成书也。

  论草书 书初无意于佳,乃佳尔。草书虽是积学乃成,然要是出于欲速。古人云“匆匆不及,草书”,此语非是。若“匆匆不及”,乃是平时亦有意于学。此弊之极,遂至于周越、仲翼,无足怪者。事书虽不甚佳,然自出新意,不践古人,是一快也。

  跋王巩所收藏真书僧藏真书七纸,开封王君巩所藏。君侍亲平凉,始得其二。而两纸在张邓公家。其后冯公当世,又获其三。虽所从分异者不可考,然笔势奕奕,七纸意相发生属也。君邓公外孙,而与当世相善,乃得而合之。

  余尝爱梁武帝评书,善取物象,而此公尤能自誉,观者不以为过,信乎其书之工也。然其为人傥荡,本不求工,所以能工此,如没人之操舟,无意于济否,是以覆却万变,而举止自若,其近于有道者耶?

  跋山谷草书 昙秀来海上,见东坡,出黜安居士草书一轴,问此书如何?坡云:“张融有言:‘不恨臣无二王法,恨二王无臣法。’吾于黜安亦云。”他日黜安当捧腹轩渠也。

  跋鲁直为王晋卿小书尔雅
  鲁直以平等观作欹侧字,以真实相出游戏法,以磊落人书细碎事,可谓三反。

  跋钱君倚书遭遗教经
  人貌有好丑,而君子小人之态不可掩也。言有辩讷,而君子小人之气不可欺也。书有工拙,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也。钱公虽不学书,然观其书,知其为挺然忠信礼义人也。轼在杭州,与其子世雄为僚,因得其所书佛《遗教经》刻石,峭峙有势不回之。孔子曰:“仁者其言也仞。”今君倚之书,盖仞云。
将至曲江,船上滩欹侧,撑者百指,篙声石声荤然,四頋皆涛濑,士无人色,而吾作字不少衰,何也?吾更变亦多矣,置笔而起,终不能一事,孰与且作字乎?

  跋君谟飞白
  物一理也,通其意,则无适而不可。分科而医,医之衰也。占色而画,画之陋也。和、缓之医,不知老少,曹、吴之画,不择人物。谓彼长于是则可也,曰能是不能是则不可。世之画篆不兼隶,行不及草,殆未能通其意者也。如君谟真、行、草、隶,无不如意,其遗力余意,变为飞白,可爱而不可学,非通其意,能如此乎?

  书张长史草书
  张长史草书,必俟醉,或以为奇,醒即天真不全。此乃长史未妙,犹有醉醒之辩,若逸少何尝寄于洒乎?仆亦未免此事。

  题醉草
  吾醉后能作大草,醒后自为不及。然醉中亦能作小楷,此乃为奇耳。 跋文与可论草书后
与可云:“余学草书几十年,终未得古人用笔相传之法。后因见道上斗蛇,遂得其妙。乃知颠、索之各有所悟,然后至于此耳。”
    留意于物,往往成趣。昔人有好章草,夜梦,则见蛟蛇纠结。数年,或昼日见之,草书则工也,而所见亦可患。与可之所见,岂真蛇耶?抑草书之精也?予平生好与与可剧谈大噱,此语恨不令与可闻之,令其捧腹绝倒也。

  跋怀素帖
  怀素书极不佳,用笔意趣,乃似周越之险势劣。此近世小人所作也,而尧夫不解辩,亦可怪矣。

  题鲁公放生池碑
  湖州有《颜鲁公放生池碑》,载其所上肃宗表云:“一日三朝,大明一天子之孝;问安侍膳,不改家人之礼。”鲁公知肃宗有愧于是也,故以此谏。孰谓公区区于放生哉?

  跋叶致远所藏永禅师千文
  永禅师欲存王氏典刑,以为百家法祖,故举用旧法,非不能出新意求变态也,然其意已逸于绳墨之外矣。云下欧、虞,殆非至论,若复疑其临放者,又在此论下矣。

  题笔阵图
  笔墨之迹,托于有形,有形则有弊。苟不至于无,而自乐于一时,聊寓其心,忘忧晚岁,则犹贤于博弈也。虽然,不假外物而有守于内者,圣贤之高致也。惟颜子得之。

  二、技法论

    题二王书
  笔成冢,墨成池,不及羲之即献之。笔秃千管,墨磨万铤,不作张芝作索靖。

  书所作字后
  献之少时学书,逸少从后取其笔而不可,知其长大必能名世。仆以为不然。知书不在于笔牢,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,乃为得之。然逸少所以重其不可取者,独以其小儿子用意精至,猝然掩之,而意未始不在笔,不然,则是天下有力者莫不能书也。

  跋庾徵西帖
  吴道子始见张僧繇画,曰:“浪得名耳。”已而坐卧其下,三日不能去。庾徵西初不服逸少,有“家鸡野鹜”之论,后乃吧其为伯英再生。今观其石,乃不逮子敬远甚,正可比羊欣耳。

    书张长史书法
  世人见古有桃花司道者,争颂桃花,便将桃花作饭吃。吃此饭五十年,转没交涉。正如张长史见担夫与公主争路,而得草书之法。欲学长史书,日就担夫求之,岂可得哉?

    书张少公判状
  张旭常熟尉,有父老诉事,为判其状,欣然持去。不数日,复有所诉,亦为判之。他日复来,张甚怒,以为好讼。叩头曰:“非敢讼也,诚见少公笔势殊妙,欲家藏之尔。”张惊问其详,则其父盖天下工书者也。张由此尽得笔法之妙。古人得笔法有所自,张以剑器,容有是理。雷太简乃云闻江声而笔法尽,文与可亦见蛇斗而草书长,此殆谬矣。

  记与君谟论书
  作字要手熟,则神气完实而有余韵,于静中自是一乐事。然常患少暇,岂于其所乐常不足耶?自苏子美死,遂觉笔法中绝。近年蔡君谟独步当世,往往谦让不肯主盟。往年,予尝戏谓君谟言,学书如溯急流,用尽气力,船不离旧处。君谟颇诺,以谓能取譬。今思此语已四十余年,竟如何哉?
跋君谟书赋余评近风书,以君谟为第一,而论者或不然,殆未易与不知者言也。书法当自小楷出,岂有正未能而以行、草称也?君谟年二十九而楷法如此。知其本末矣。

    跋陈隐居书
  陈公密出其祖隐居先生之书相示。轼闻之,蔡君谟先生之书,如三公被衮冕立玉墀之上。轼亦以为学先生之书,如马文渊所谓学龙伯高之为人也。书法备于正书,溢而为行、草,未能正昼而能行、草,犹未尝庄语而辄放言,无是道也。

  跋欧阳文忠公书
  欧阳文忠公用尖笔干墨,作方阔字,神采秀发,膏润无穷。后人观之,如见其清眸丰颊,进趋裕如也。

  跋王荆公书
  荆公书得无法之法,然不可学,学之则无法。故仆书尽意作之似蔡君谟,稍得意似杨风子,更放似言法华。

  跋黄鲁直草书
  草书只要有笔,霍去病所谓不至学古兵法者为过之。鲁直书。
  去病穿城蹋鞠,此正不学古法之过也。学即不是,不学亦不可。子瞻书。

    跋秦少游书
  少游近日草书,便有东晋风味,作诗增奇丽。乃知此人不可使闲,遂兼百技矣。技进而道不进,则不可,少游乃技道两进也。

  书砚
  砚之发墨者必费墨笔,不费笔则退墨,二德难兼,非独砚也。大字难结密。小字常局促;真书患不放,草书苦无法。茶苦患不美,酒美患不辣。万事无不然,可一大笑也。

    三、品评论

  记潘延之评予书
  潘延之谓子由曰:“寻常于石刻见子瞻书,今见真迹,乃知为颜鲁公不二。”尝评鲁公书与杜子美诗相似,一出之后,前人皆废若予书者,乃似鲁公而不废前人者也。

  书赠宗人鎔
  宗人镕,贫甚,吾无以济之。昔年尝见李驸马璋以五百千购王夷甫,吾书不下夷甫,而其人则吾之所耻也。书此以遗生,不得五百千,勿以予人。然事在五百年外,价值如是,不亦钝乎?然吾佛一坐六十小劫,五百年何足道哉!东坡居士。

  自评字
  昨日见欧阳叔弼。云:“子书大似李北海。”予亦自觉其如此。世或以为似徐书者。

  题自作字
  东坡平时作字,骨撑肉,肉没骨,未尝作此瘦妙也。宋景文公自名其书铁线。若东坡此贴,信可谓云尔已矣。元符三年九月二十四日,游三州岩回,舟中书。

    题子敬书
  子敬虽无过人事业,然谢安欲使书宫殿榜,竟不敢为口,其气节足嘉者。此书一卷,尤可爱。

  题晋武书
  昨日阁下,见晋武帝书,甚有英伟气。乃知唐太宗书,时有似之。鲁君之宋,呼于垤泽之门,门者曰:“此非吾君也,何其声之似吾君也!”“居移气,养移体”,信非虚语矣。

  题萧子云书
  唐太宗评萧子云书曰:“行行如纡春蚓,字字若绾秋蛇。”今观其遗迹,信虚得名耳。

  题颜鲁公书画赞
  颜鲁公平生写碑,惟《东方朔画赞》为清雄,字间栉化,而不失清远。其后见逸少本,乃知鲁公字字临此书,虽大小相悬,而气韵良是。非自得于书,未易为言此也。

  杂评  杨凝式书,颇类颜行。李建中书,虽可爱,终可鄙;虽可鄙,终不可弃。李国士本无所得,舍险瘦,一字不成。宋宣献书,清而复寒,正类李留台重而复寒,俱不能济所不足也。苏子美兄弟,俱太俊,非有余,乃不足也。蔡君谟为近世第一,但大字不如小字,草不如真,真不如行也。

  论君谟书 欧阳文忠公论书云:“蔡君谟独步当世”此为至论。言君谟行书第一,小楷第二,草书第三。就其所长而求其所短,大字为小疏也。天资既高,辅以笃学,其独步当世,宜哉!近岁论君谟书者,颇有异论,故特明之。

  评杨氏所藏欧蔡书 自颜、柳氏没,笔法衰竭,加以唐末喪乱,人物落磨灭,五代文采风流,扫地尽矣。独杨公凝式笔迹雄杰,有二王、颜、柳之余,此真可谓书之豪杰,不为时世所汩没者。国初,李建中号为能书,然格韵卑浊,犹有唐未以来衰陋之气,其余未见有卓然追佩前人者。独蔡君谟言书,天资天资既高,积学深至,心手相应,变态无穷,遂为本朝第一。然行书最盛,小楷次之,草书又次之,大字又次之,分、隶小劣。又尝出意外飞白,自言有关心翔龙舞凤之势,识者不以为过。欧阳文忠公书,自是学者所共仪刑,庶几如见其人者。正使不工,犹当传实,况其精勤敏妙,自成一家乎?杨君畜二公书,过黄州,出以相示,偶为评之。世多称李建中、宋宣献。此二人书,仆所不晓。宋寒而李俗,殆是浪得名。惟近日蔡君谟,天资既高,而学亦至,当为本朝第一。

  论沈辽米芾书 自君谟死后,笔法衰绝。沈辽少时本学其家传师者,晚乃讳之,自云学子敬。病其似传师也,故出私意新之,遂不如寻常人。近日米芾行书,王巩小草,亦颇有高韵,虽不逮古人,然亦必有传于世也。

  与米元章札  某启。岭海八年,,亲友旷绝,亦未尝关念。独念吾元章迈往凌云之气,清雄绝俗之文,超妙入神之字,何时见之,以洗我积年瘴毒耶!今真见之矣,余无足言者。不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延伸阅读(二)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 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
    苏轼《齐州长清真相院舍利塔铭》

《齐州长清真相院舍利塔铭》,苏轼书于宋元祐二年(公元1087年),齐州长清真相院住持释法泰主持镌刻。青石质,纵横皆61厘米,厚12厘米半。塔铭楷书,22行,行25字,字径1.5厘米。刻成后置于本院舍利塔地宫内舍利石函上面,1965年出土于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真相院遗址,今藏长清区博物馆。保存完和如初。
    《齐州长清真相院舍利塔铭》书刻精湛,用笔丰腴跌宕,结体天真烂漫,字字神完气足,如珠似玑,堪为苏书中逸品。其铭文见于《苏东坡全集》,个别字略有改动。
    《齐州长清真相院舍利塔铭》曾于宋宣和三年(公元1121年)复刻,复刻品砌于塔身底层。八百年来,崇苏者拜谒传拓历代不绝,而今已是面目全非。幸有地宫原刻存在并面世,才使人们再睹苏书之神奇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轼与他的三位红颜
    苏轼共有三任妻子。第一任:王弗,年轻貌美,知书达礼,16岁嫁给苏轼。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,有“幕后听言”的故事。苏轼为人旷达,待人接物相对疏忽,于是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,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于苏轼。第二任:王润之.是王弗的堂妹,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苏轼共有三任妻子,第一任:王弗,年轻貌美,知书达礼,16岁嫁给苏轼。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,有“幕后听言”的故事。苏轼为人旷达,待人接物相对疏忽,于是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,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于苏轼。第二任:王润之.是王弗的堂妹,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了苏轼。她比苏轼小十一岁,自小对苏轼崇拜有加,生性温柔,处处依着苏轼。王闰之伴随苏轼走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,历经乌台诗案,黄州贬谪.第三任:王朝云,原是他的侍妾,比苏轼小二十六岁。在苏轼最困顿的时候,王朝云一直陪伴其左右。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,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诗歌最多,称其为“天女维摩”。但不幸的是,朝云被扶正后过了十一年,即先于苏轼病逝。朝云逝后,苏轼一直鳏居,再未婚娶。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    一、王弗
    十年生死两茫茫。
    不思量,自难忘。
    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    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    夜来幽梦忽还乡。
    小轩窗,正梳妆。
    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    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    ——《江城子?记梦》
    在四川眉州青神县的岷江畔,有一片苍翠挺秀的山岭,这就是被南宋范成大称为“西川林泉最佳处”的中岩山。进入山中不久,就可以看到一方由山泉汇集而成的清池。表面上,除了池水较深较冷之外,并无任何独特之处。但奇怪的是,如果你临池拍手,池中游鱼就会循声游到岸边。此时再看池边石壁上的“唤鱼池”三个大字,才知道这个名字是如此贴切而富有灵性。而这三个字正是苏轼所题。
    当年进士王方召集乡贤名士在池边聚会,想为这个水池取名。正在山中读书的少年苏轼以“唤鱼池”中选,并即席挥毫写下这三个潇洒的大字。苏轼的才华赢得了王方的喜爱,几经周折,王方将爱女王弗嫁给了苏轼。仙山清池,佳人才子,这个美丽的故事为本来就美丽的山川增色不少,让壁上的清泉至今每每低语不止。
    王弗性格“敏而静”,作为进士之女的她开始并没有告诉苏轼自己知书。每当苏轼读书的时候,她则在旁边终日不去。后来苏轼有遗忘的地方,她反倒给予提醒。好奇的苏轼问她别的书里的问题,她都能答上来,顿时让苏轼又惊又喜刮目相看。在苏轼与访客交往的时候,王弗经常立在屏风后面倾听谈话,事后告诉苏轼她对某人性情为人的总结和看法,结果无不言中,可谓苏轼绝佳的贤内助。
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,情深不寿,王弗年仅二十七岁就病逝于京师,让苏轼悲痛万分。此时苏轼母亲程氏已经去世。苏洵对苏轼说:“王弗跟着你很不容易,将来要将她安葬于她婆婆的墓边。”谁知未及一年,苏洵又卒于京师。于是苏轼兄弟护丧回家,将王弗也葬于其翁姑墓侧。
    十年之后的一个夜晚,苏轼又在梦中见到了王弗,醒来伤感不已,于是写下了著名的《江城子?记梦》,这是近千年以来写夫妻之情最成功、最动人的词章之一。全词用白描的手法,写出了夫妻之间生离死别最撼人心魄的一幕。据说用词来写悼亡,苏轼是首创,这一首创,却成了后世难以企及的高峰,这固然是因为苏轼才高学深,但更因为他和王弗之间有着真挚的感情。只是鲜有人知道,这份感情的最初,却是那隐藏在山林深处神秘的唤鱼池。
    王弗随翁姑葬于眉州安镇乡可龙里的山中。据说附近有一泓山泉,经常有一个白发老翁卧于泉上,只能远看,人一走近,他就隐身于泉里,所以泉水又叫老翁泉。苏辙晚年写诗:“老人寄东岩,萧然四无邻。八尺清冷泉,中有白发人。婆娑弄明月,松间夜相宾。”就是指的此事。

    苏轼有诗句:“老翁山下玉渊回,手植青松三万栽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种树很多的缘故,这一片山林中的苏家墓地到了后来竟怎么也找不到了。明代广东人许仁到眉州做太守,多次率人按图索骥去山里寻找苏洵墓,却一度次次徒劳而返,让他慨叹:“青山难觅先贤墓,白发重逢此寺僧。”到了清代康熙年间,眉州太守金一凤也带着士绅遍寻山野,最后进入一片寸步难行的荆棘林,当他们斩去杂草丛荆时,苏洵等人的坟墓终于显现在眼前,只是早已碑志剥蚀苔封叶积。金一凤感伤世间博学闻达之人,身后却落得如此光景。于是他捐囊封土,筑墓建祠,即今所存的“苏坟山”。这里是苏轼“更听潇潇风雨哀”的地方,也是让他在异乡“无处话凄凉” 的地方。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    二、王润之
    泛泛东风初破五。
    江柳微黄,万万千千缕。
    佳气郁葱来绣户,
    当年江上生奇女。
    一盏寿觞谁与举。
    三个明珠,膝上王文度。
    放尽穷鳞看圉圉,
    天公为下曼陀雨。
    ——《蝶恋花》
    苏轼的第二个妻子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,比起王弗和朝云来,王闰之的名气最小。她的才干见识也许比不上王弗,但也是一个贤淑的妻子。王闰之也先于苏轼去世,让苏轼再遭打击,“泪尽目干”。
    王闰之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。苏轼“乌台诗案”被捕入狱,王润之惊怖之下,担心那帮小人还会从诗文中找出苏轼的罪状,于是把苏轼的诗稿焚毁。这件事也成了千百年来喜欢苏轼的人们心中一个永难弥补的遗憾。
    尽管如此,王闰之也并非没有艺术细胞。苏轼一家在汝阴的时候,一天晚上,堂前梅花盛开,月色鲜霁,王润之叫苏轼请朋友到花下饮酒,她说:“春月胜如秋月,秋月令人凄惨,春月令人和悦。”苏轼大喜说:“我还真不知道你会诗。刚才你说的话,真是诗家语言。”所谓真诗在民间,并不会写诗的王闰之不经意间却说出了富有诗意的语言,给了苏轼灵感,让他写了一首《减字木兰花》:
    春庭月午,摇荡香醪光欲舞。
    步转回廊,半落梅花婉娩香。
    轻云薄雾,总是少年行乐处。
    不似秋光,只与离人照断肠。
    王闰之性格柔顺贤惠。在黄州的时候,苏轼心情郁闷,而小孩还在他面前牵衣哭闹,苏轼要发火,王闰之开导苏轼说:“你怎么比小孩还痴,为什么不开心点呢?” 苏轼听后正有所感愧,王闰之又洗涤好酒杯放在他面前。这件事被苏轼写进了诗里。在黄州苦涩艰辛的岁月中,有贤妻如此,对苏轼来说是一种大安慰。
    在王闰之过生日之际,苏轼放生鱼为她资福,并作上述的《蝶恋花》纪事。词中“三个明珠,膝上王文度”,是赞美她对三个儿子都一视同仁,疼爱不分彼此。王闰之和王弗的家乡都是眉州青神,那里江山秀美,岷江穿境而过。在漫天曼陀花雨中,山岭青翠,碧水孱湲,佳气葱郁,生于江畔人家的王闰之,在苏轼眼里,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。 

北宋苏轼《游虎跑泉诗帖》《谦受堂碑帖·海市詩》等
    三、王朝云
    王朝云生于钱塘,葬于惠州;生于西湖,也葬于西湖。惠州西湖的六如亭就是她的墓址所在。据说亭里有一副对联:
    不合时宜,惟有朝云能识我;
    独弹古调,每逢暮雨倍思卿。
    上联说的是一个著名的故事:苏轼曾拍着肚子问侍女里面是什么,有的说是文章,有的说是机关,惟有王朝云说是一肚子不合时宜。下联则写尽了苏轼独自听雨怀人的凄清。于是有古人牵强附会,根据这个对联生造出一段笔记,说苏轼有“朝云”“暮雨”两妾。其实对联中的“暮雨”并不是人名,而且苏轼大概也不会给女人取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。
    “朝云”才是一个美丽的名字,只是这份美丽却带有一种好景易逝的无奈。白居易曾经很煞风景地说:“大都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”苏轼很欣赏白居易的这句诗,也写诗说:“彩云知易散,鷤鴃忧先吟。”殊不知,“彩云易散”竟成了朝云命运的谶语。不仅仅是因为名字类似,而且苏轼甚至无意间还把朝云说成彩云,如他曾为朝云写过一首《南歌子》:
    云鬓裁新绿,霞衣曳晓红。
    待歌凝立翠筵中。
    一朵彩云何事,下巫峰。
    趁拍鸾飞镜,回身燕漾空。
    莫翻红袖过帘栊。
    怕被杨花勾引,嫁东风。
    绿鬓霞衣,燕姿鸾影,苏轼确实写出了王朝云无与伦比的美,然而又把她比作巫山彩云,倏然而来,倏然而去,流转不息,飘忽不止,注定不能在人间常驻。
    不仅如此,秦观也为朝云写过一首《南歌子》:
    霭霭迷春态,溶溶媚晓光。
    不应容易下巫阳。
    只恐翰林前世,是襄王。
    暂为清歌驻,还因暮雨忙。
    瞥然飞去断人肠。
    空使兰台公子,赋高唐。
    两首词都写得非常漂亮,苏词空灵飘逸,秦词婉媚缠绵。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都用巫山飘云来比喻朝云,肯定就是因为其名字给他们灵感。相比苏词而言,秦词中的“暂为清歌驻,还因暮雨忙”,在事后联想起朝云的命运,更是让人触目惊心!清歌是难以停驻的,而“暮雨”虽然来源于巫阳,却也最终成为六如亭上那绵绵不尽的思念!
    朝云之所以取名朝云,也许就是因为当初她青春年少,但这样的名字,“瞥然飞去断人肠”的“朝云”,却没能陪伴苏轼度过最后的海外生涯,带走了苏轼最后的爱,留给了他永远的痛。
    苏轼曾多次拿自己和白居易比较,说:“我甚似乐天,但无素与蛮。”尽管他确实不像白居易那样坐拥“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”,但身边朝云的风采,又何尝稍逊于樊素与小蛮?朝云之所以取这个名字,很可能还就是来自白居易《花非花》里的句子:
    “来如春梦不多时,去如朝云无觅处!”
    熙宁七年(1074),时在杭州的苏轼夫人王闰之把王朝云从歌舞班中买出,收为侍女,当时王朝云年仅十二岁。她长大后,大约是在黄州,被苏轼收为侍妾。夫人的侍女转变为侍妾,这是古代最平常的事。但苏轼和朝云却演绎了一段不平常的真情人生。
    王朝云一开始并不识字,然而她却是真正读懂苏轼的人。熙宁九年,苏轼在密州曾写过一首著名的《蝶恋花》:
    花褪残红青杏小。
    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
    枝上柳绵吹又少,
    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    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    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
    笑渐不闻声渐悄,
    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    王士祯《花草蒙拾》中说:“‘枝上柳绵’,恐屯田(柳永)缘情绮靡,未必能过。孰谓坡但解‘大江东去’耶?”实际上,这确实也是词史上最著名、最出色的《蝶恋花》之一。写这首词的时候,王朝云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。多年后的一个秋天,层林尽染,落木萧萧。朝云唱起这首老歌,竟突然泪流满面。苏轼问她何故,朝云说:“唱到‘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’,就再也唱不下去了。”苏轼大笑:“我正悲秋,而你又开始伤春了!”
    古人认为,芳草为柳绵所化,所以枝上柳绵吹遍天涯,芳草也就随风而生。这首词也暗喻了苏轼“身行万里半天下,僧卧一庵初白头”的命运。在政敌的迫害下,他生涯类转蓬,一次比一次贬得远,一次比一次遭受的打击大。朝云唱到那两句时,想起苏轼宦海的浮沉、命运的无奈,于是泪下如雨,不能自已。
    朝云去世后,苏轼“终生不复听此词”。
    在黄州,朝云曾经生过一个儿子,取名遯生,小名干儿。满月后浴儿,苏轼写了一首诗:
    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
    惟愿孩儿愚且鲁,无灾无难到公卿。
    这当然是苏轼随意调侃的一首诗,并非用心之作,但千百年来却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,引起了广泛的共鸣,因为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是历经沧桑的人共同的体会。
    但干儿后来夭亡了,苏轼和朝云都很悲痛。苏轼专门有《哭干儿诗》:“吾年四十九,羁旅失幼子。幼子真吾儿,眉角生已似。……吾老常鲜欢,赖此一笑喜。忽然遭夺去,恶业我累尔。……我泪犹可拭,日远当日忘。母哭不可闻,欲与汝俱亡。故衣尚悬架,涨乳已流床。……”

    苏轼和朝云,就是这样相依相扶度过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凄风苦雨、惊涛骇浪。
    被流放到惠州之前,苏轼夫人王闰之已经去世。而当时的岭南是人们心目中是蛮风蜑雨、毒雾瘴气的地方。苏轼为此遣散了家里的姬妾。但朝云不肯离开,坚持跟随苏轼去了惠州。
    以前电视剧《苏东坡》里演到这段故事时,苏轼是佯装不要朝云,把她赶走,而朝云却躲在附近,一直跟随他,结果被发现后,两人抱头痛哭,朝云犹自喊到:“我不走!我不走!”可惜电视剧里最后苏轼在朝云墓前徜徉时,播放的歌曲却是苏轼写给王弗的《江城子》。其实,苏轼曾为朝云写过不少诗词的,比如关于朝云不肯离他而去,后来他曾有一首诗记述甚详:
    长春如稚女,飘飘倚轻飔。卯酒晕玉颊,红绡卷生衣。
    低颜香自敛,含睇意颇微。宁当娣黄菊,未肯似戎葵。
    谁言此弱质,阅岁观盛衰。頩然疑薄怒,沃盥未可挥。
    瘴雨吹蛮风,凋零岂容迟。老人不解饮,短句余清悲。
    从诗里可以看出,朝云不怕蛮烟瘴雾,万里追随苏轼,要她离开,反倒让她生气。最终是两人到了惠州后相依为命,患难与共。苏轼想起白居易曾有一个爱妾杨柳枝,在白居易老病的时候离开了他。现在苏轼不仅老病,而且被贬南荒,境遇比白居易差得多,但朝云却不离不弃,无怨无悔。为此苏轼专门写了一首《朝云诗》:
    不似杨枝别乐天,恰如通德伴伶玄。
    阿奴络秀不同老,天女维摩总解禅。
    经卷药炉新活计,舞衫歌扇旧因缘。
    丹成逐我三山去,不作巫阳云雨仙。
    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击赏其“诗意绝佳”。饱经忧患的苏轼已看尽了尘世的污浊和无奈,只想带着朝云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,远离险恶的人心,共赴三山仙境,去追求无拘无束的生活。所以在惠州朝云洗去铅华,抛下了舞衫歌扇,伴随苏轼平静地度过谪居生涯。
    此时苏轼已五十有九,朝云才三十有二,苏轼在诗里把朝云称作天女,把自己比作维摩诘。古代文人都很喜欢《维摩经》,上面说:“佛告文殊师利,汝诣维摩诘问病时,维摩室有一天女,见诸大人,闻所说法,便现其身,以天花散诸菩萨大弟子上,而为供养。”朝云便如散花天女,陪伴在多病的苏轼身边,两人的感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。
    苏轼多次把朝云比如天女,并且着力描绘了她的美丽,如《三部乐》:
    美人如月,乍见掩暮云,更增妍绝。
    算应无恨,安用阴晴圆缺。
    娇甚空只成愁,待下床又懒,未语先咽。
    数日不来,落尽一庭红叶。 
    今朝置酒强起,问为谁减动,一分香雪?
    何事散花却病,维摩无疾?
    却低眉,惨然不答,唱金缕、一声怨切。
    堪折便折,且惜取,少年花发。
    曾经有一本苏轼的词集注释称“美人如月”,意思是美人的脸如满月,显然不对。这里苏轼是用月亮的阴晴圆缺,来描写心情的变化;用暮云掩月,来刻画惆怅倦怠的美人形象。在寂寥冷清的环境中,朝云依然那么美丽动人,甚至更增妍绝。
    还有一首《殢人娇》:
    白发苍颜,正是维摩境界。
    空方丈,散花何碍。
    朱唇箸点,更髻鬟生彩。
    这些个,千生万生只在。 
    好事心肠,著人情态。
    闲窗下,敛云凝黛。
    明朝端午,学纫兰为佩。
    寻一首好诗,要书裙带。
    白发苍颜的苏轼,和敛云凝黛的朝云,确实和维摩天女那样相得益彰,远离京师是非之地,反倒生活得相对宁静怡然。“朱唇箸点,更髻鬟生彩”,朝云在苏轼笔下,是如此的光彩照人,圣洁无比!
    词里说,要在端午的时候,为朝云写首好诗。于是苏轼很快又写了一首《浣溪沙?端午》:
    轻汗微微透碧纨,
    明朝端午浴芳兰。
    流香涨腻满晴川。
    彩线轻缠红玉臂,
    小符斜挂绿云鬟。
    佳人相见一千年。
    词中描写了端午沐浴的场景,彩线缠臂,可以不病湿;小符配身,可以辟五兵。“流香涨腻满晴川”,脂香粉腻顺水流淌,是一幅多么美丽而热闹的画面。而“佳人相见一千年”,则表现了两人希望一直这样相依相扶生活下去的愿望。在老迈之年谪居南荒,朝云已成了苏轼最后的慰藉和感情归宿。
    朝云就是在惠州病逝的。朝云本不识字,跟着苏轼耳熏目染,已粗有楷法。她还对佛学很有兴趣,跟着老尼学习佛法,苏轼称其也对佛理也粗识大意,“诵《金刚经》四句偈而绝”。
    苏轼将朝云安葬于惠州西湖畔的栖禅寺松林中,并和以前为朝云写的诗以自解:
    苗而不秀岂其天,不使童乌与我玄。
    驻景恨无千岁药,赠行惟有小乘禅。
    伤心一念偿前债,弹指三生断后缘。
    归卧竹根无远近,夜灯勤礼塔中仙。
    在诗中可以体会到苏轼对朝云深厚的眷恋之情。“伤心一念偿前债,弹指三生断后缘”,比之当年他对王闰之“泪尽目干”来又更进一层,三生盟约,来世无凭,朝云的离去,使垂暮之年的苏轼对人生的态度更加冷寂淡然。
    这年十月,惠州梅花开放,山野湖畔千树竞发,暗香浮动。宋人都很喜欢梅花,苏轼也不例外,刚到岭南的时候,他就连写了几首梅花诗,使罗浮山的梅花盛名远播。此时的苏轼睹梅思人,以梅喻人,又写了一首《西江月》:
    玉骨那愁瘴雾,冰姿自有仙风。
    海仙时遣探芳丛,倒挂绿毛么凤。
    素面常嫌粉涴,洗妆不褪唇红。
    高情已逐晓云空,不与梨花同梦。
    惠州有一种珍禽倒挂子,貌似绿毛凤但形体更小,所以苏轼称之为“绿毛么凤”。它们经常倒挂在梅花树上,这是岭南梅花特有的奇特美景。 “海仙时遣探芳丛,倒挂绿毛幺凤”,让晁补之读到后感叹不已:“此老须过海,只为古今人不能道及,应罚教去。”“高情已逐晓云空,不与梨花同梦”被《红楼梦》化用在薛宝琴的词里:“三春事业付东风,明月梅花一梦。”有的版本又是“明月梨花一梦”,都和苏轼词有着渊源关系。
    明朝杨慎在《词品》里几乎不假思索地说:“古今梅词,以坡仙绿毛幺凤为第一。”这首《西江月》能否算咏梅词第一,肯定会有争议,杨慎那样说,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和苏轼是同乡。但论意境的高洁空灵、感情的蕴藉深沉,别的咏梅词确实是无出其右的。
    绍圣四年四月,苏轼又被贬为琼州别驾,从惠州移昌化军安置。这下要渡海而去了,在当时已经是天涯的尽头了。苏辙也贬到雷州,两兄弟正好从藤州一起走到雷州,能在贬谪岁月中相聚一段时间,也是不幸中之大幸。苏轼《和陶止酒》诗中记述了因为身体的原因,苏辙劝他戒酒的事,并写他对苏辙感叹:“萧然两别驾,各携一稚子。子室有孟光,我室惟法喜。”苏辙的妻子史氏出自眉州名门,几十年来和苏辙相濡以沫,举案齐眉。而苏轼则自朝云去后,只闻佛法,不再另娶了。
    在到达藤州之前,途经广西梧州的时候,苏轼听江边父老说苏辙刚刚经过,于是赶紧去追,并写了一首长诗给苏辙看,诗中安慰他:“莫嫌琼雷隔云海,圣恩尚许遥相望。”其实背地里,苏轼对自己被赶到海外孤岛绝非那么乐观,他固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只是这份洒脱的背后,却是勘破世事的空寂和无可奈何的悲凉。
    在梧州,面对茫茫烟水,苏轼写了一首怀念朝云的《江城子》:

    银涛无际卷蓬瀛。
    落霞明,暮云平。
    曾见青鸾紫凤、下层城。
    二十五弦弹不尽,空感慨,惜离情。 
    苍梧烟水断归程。
    卷霓旌,为谁迎?
    空有千行流泪、寄幽贞。
    舞罢鱼龙云海晚,千古恨,入江声。
    当初和朝云“曾见青鸾紫凤、下层城”,如今却只剩下苏轼孑然一身。人世间的一切名利追逐,一切悲欢扰攘,都如古时的大型魔幻杂耍游戏鱼龙曼延一样,热闹之后,喧腾之后,一切都灰飞烟灭,留下来的,只有那充斥于天地间的无边无际的寂寞:
    “千古恨,入江声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