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醉墨的博客

不思,故有惑;不求,故无得;不问,故不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陆俨少图式梳理  

2014-09-24 20:54:13|  分类: 精品书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陆俨少图式梳理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 学画山水总是从树石开始,而陆老也总是把林木窠石作为画山水的基本功,一生未断对树石的挥写。下面的几幅林木窠石,可见其早年笔性偏于温婉秀雅,晚年则趋沉雄崛拙。其早年笔性婉转流行如涓涓细流,晚年笔性则更多刚性崛折如江河奔腾超迈,印证积健为雄之笔力修炼,正与造化幽微之奥秘相合。陆老晚年所作的不少树石课徒稿,临习者若不知笔性修练之奥理而欲强似其貌,除了装腔作势甚而为习气所裹挟,很可能得不偿失。所以古人说要师其心不师其迹,诚为笃论也!
 
 
 
早年以林木布景的山水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之所以要把陆老各个时期的佳作贴出来,是希望借此梳理其笔墨风格的发展脉络。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陆俨少的用笔较为干毛,可谓笔笔见笔,其情致则已从早先的较为矜谨向松灵发展。元人的干笔淡墨意趣,在他自如操运的图式中,被发挥得丝丝入扣。

   这一时期他画的多为平远布景山水,其浓淡墨配置以区分空间远近,历历分明;设色则墨骨罩赭青,大多为表现疏朗秋天的浅绛山水。

   注意:这里的第一幅,可是画给费新我的一套24帧册页中的一幅。费新我早年擅画,著有《怎样画毛笔画》,后因病手,改以左手作书,成为左手作书的著名书家。

 

青绿山水

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 陆俨少曾说过他要与注重用色的吴湖帆和张大千拉开距离,因而作山水不愿用重色而取淡设色,以突出线条墨韵。其实,这也是他一生经历坎坷,水墨更适合其忧郁的心境所致。从他早年的青绿山水我们可以看到他那时深静灵秀的色彩感受;当经历了人世沧桑、终于迎来晚晴岁月,晚年的陆俨少竟又把变法之目标瞄准了色彩。当然,这时他对水墨已有了更深切的感受,要色彩变法也必然要结合水墨之变化来进行,难度无疑更大。但他仍一往无前地坚持变法,这不能不说也是他对自己早年色彩梦幻的回应。

  陆俨少早年致力于画人物和青绿山水,关注的是形与色于大简格局中的谨严和精微。对于修炼真气而言,在大简格局中体现谨严和精微是极其重要的,这应该也是陆俨少早年十分推崇的赵孟詈统吕狭运纳钋杏跋臁K斩掠忻栽唬骸靶胫娣旁诰ⅰ!比蘸舐劫采俚谋誓蓓裘挥性缒甑木⒆鞯祝筒豢赡艽锏侥茄辗抛匀绲木辰纭

 

 

 

雪景山水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 杜甫有诗云:“冰雪净聪明,雷霆走精锐。”(《送樊二十三侍御赴汉中判官》)从最早出典来看,老杜所谓“冰雪净聪明”,其实并非限指灵慧女子。对中国画来说,画雪景多是以纸白代雪,更见空明透剔。因雪景是尽洗冗繁,可谓“繁华落尽见真淳”,故画山水可从画雪景筑基,对高手而言,雪景也宜于笔墨的施展发挥。以此看陆老对雪景的钟爱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

古诗意图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 在近现代中国画家中,陆俨少恐怕是从古诗中撷取意境作画最多的一位画家。诗文意境对于陆俨少一生不同时期的画风,可说皆有着不容忽视的滋养作用。咀嚼涵泳古人的诗词意境,不时撷其精义显之于画,触发了陆俨少的想象灵感,历练了其创作构思,因而其笔下意境章法之时出奇想,变化多端,乃为近世画家所罕见。这儿选录的,只是他大量诗意图中的极小一部分。

 

 

平远山水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
 
 
以线条画水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

 

以线条和点染画云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 

 

郁茂林峦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  陆俨少一生的山水风格,早期以着意于格法(章法)和用笔修练之筑基,其用笔以恒定的修持为主。中期在笔力恒定的基础上着意于墨法,他于点的攒簇布阵尤有会心,时而以笔尖,时而用笔腹、笔根,落笔有快慢且提揿穿插互用,深与浅、干与湿的点逐层相间,时而泼墨与惜墨穿插互用,顾盼生姿,这样点成的一片蒙茸丛树,既层次分明,而又融洽统一。毫无疑问,这类以墨点之排比来画成的郁茂林峦,是前无古人的陆俨少的创造,其技法难度要胜过早期是显而易见的。但令人诧异的是,这类前无古人、难度要胜过其早期的郁茂林峦,欣赏者却不及前期之多。这里可能会有两种情况:研究专家往往把技法难度和创造性作为对一个画家重要的评判标准,而一般欣赏者则怯难喜易,往往会因循于旧的审美惯性。张大千晚年的泼墨泼彩不见重于国内当下的国画圈,原因也就在这里。

 

 水墨云山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 山水手卷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
 
 
石壁山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 最近,我受邀为一位画家朋友出“大红袍”的一些事,又去了次北京。走过798,前次见到竖在那里的“中国最具投资潜力的10位画家”的大红牌赫然还在。这10位画家,有5位是已经过世的,除了陆俨少,还有齐白石、黄宾虹、李可染、吴冠中,另外5位是在世的,名字就不去说它了,显然这才是立牌者的“醉翁之意”所在。一年之前在798见到此牌,我为陆老终被世人认可而庆幸,而现在,在编发了那么多陆俨少图式梳理之后,我更认为陆老确是当之无愧的。试问在整个20世纪又有哪个画家,能有像陆老那么多的山水画佳作?
 
 
山水扇面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写生山水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 前面的写生山水,显然已属写生创作,各图都有笔墨的主题意境,韵致的聚合萧散别有意味。这里发的一组山水册页,则写生的原生态更为明显。甚至可以说,在我这里对陆俨少的图式梳理中,这一组写生看起来最为不协调的。但这是陆老对新写生方式的尝试。从这里,可以看到陆俨少对新东西的吸取,也依约可以看到传统技法影响的遗留。虽然陆俨少在其半个多世纪的山水画创作生涯中,从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文革之前,他一生的山水写生时间竟被强压得仅有几年而已,但其笔墨的纵恣潇洒、不受传统拘束,已令人吃惊。从这些山水写生中,我们可以看出陆老是位不受成规束缚,与时俱进、不断求变的画家。如果不是文革极左年代,他晚年的山水面貌变化肯定会更为丰富。由此我们亦可看出:在经历了文革痛楚岁月之后,陆老晚年仍矢志不渝地渴求变法,应是其秉性使然。

 

 陆俨少一生好游山水,自称“烟霞有癖”。其一生画风的变格创新,与他写生悟法的关系相当密切。

 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,陆俨少先是在上柏山办农场静心修炼,期间游历了西天目山和黄山,并北游曲阜、泰山、长城、云冈、妙峰山等胜景。抗战爆发避难入蜀,陆俨少又趁到成都和宜宾办展之际,游历了青城山、峨嵋山丶乐山等蜀中景致,直至1945年乘木筏由峡江东归。只是这段时期整个中国画坛还是为摹古拟古的风气所笼罩,因此早年的师造化虽然在气局变化上对他大有启示,但在技法风格上引发的变化却并不大。 

  至上世纪60年代,陆俨少时常参加由上海中国画院和浙江美术学院组织的到浙江、安徽和福建、广东等地的写生,为了适应新形势,亦时常随画院下工厂码头写生,画了大量的新题材作品。这里所选的3批写生山水,大多作于这一时期。新山水写生促使他变革原有的传统画法,形成了一生中重大的风格突破。 

  可惜的是,从50年代到70年代,陆俨少在七十之前的二十年最好的年华中,却由于反右和文革,写生岁月仅是其中极短暂的几年。这样一位有着卓异才华的山水画家,却不得不长期忍受写生机会被剥夺的厄运。也正由于写生机会的阙如,使陆俨少后期的山水画缺乏鲜活的写生印象的支持,忆写往昔游踪和探究结构气势,成为他后期熔铸风格的必然选择。陆俨少后期的山水画,不得不悲壮地倾向于中国情韵的脱略形迹的形式结构风格,这也是他对不公命运的挣扎和抗争。到“右派”摘帽之后,陆俨少才有机会至雁荡和皖南写生;文革后期,他又去新安江写生。写生机会对他来说竟是如此吝啬,但即便如此,陆俨少仍禁不住流露出无法遏止的写生灵气!

  或许今天提这样的假设已毫无意义:假如没有以往的极“左”对于人性的梏桎,陆俨少的一生能够有许多时间自如地外出写生师造化,那他后期的山水画又会是个什么样子?—— 不得而知。

   所幸陆俨少至晚年,饱览天下胜景的机会又多了起来,可惜这种幸运对他来说已太晚了——这时的陆俨少已经老了丶跑不动了。陆俨少第三次上黄山,是坐了“轿子”上山的。他第二次游雁荡山,因为行路气急,大龙湫和显胜门未能重到,只得颓然而返。他去四川打算游览小三峡,但因气喘咳嗽无法适应当地气候,也只得取消。本来陆俨少还打算重到乐山、峨嵋山,去西安时想登华山,皆因艰于登陟而只能抱恨。虽然陆俨少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也游历了许多山水,但毕竟因为年事已高,加之应酬活动遽增,精力不济,这些游历对他后来创作的作用也已不明显了,——时光不再之痛!

 

 

图式的神奇之变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 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


陆俨少图式梳理 - 土山布衣 - 土山布衣的博客

 通过对陆俨少图式的疏理,感概其图式之多变,我甚至感叹画山水图式变化之丰,五百年无有其二。面对如此大师,亦步亦趋地学他,要么是品格低劣去做假画,要么是愚蠢。因为陆老以卓智才情、毕生精力,才有此成就,你亦步亦趋除了皮毛还能得些什么?所以,我认为关键是要究其心。

    上面这些图式,不是陆老的原作,而是我通过电脑使陆老的原作幻变而产生的作品。如果熟悉陆老的山水风格,你应该认得出那是陆老的手笔,但你认得出它们是从哪一幅作品变出的吗?为什么通过电脑幻变,可以使陆老的作品产生不但不逊原作,甚至还可比原作画面效果更精彩?且听下回分解,让我在下一篇博客中有所披露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