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醉墨的博客

不思,故有惑;不求,故无得;不问,故不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  

2014-09-18 10:07:02|  分类: 明清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
         一位书法家养的鹤死了,葬好并在镇江江心岛摩崖上刻铭以祭之,这就是瘗鹤铭。千百年来,瘗鹤铭历经失落长江、打捞、复失落、再打捞,其传奇不下于兰亭。世上虽长不见此铭,历代都有它的传说。黄庭坚称赞大字无过瘗鹤铭,誉之为“大字之祖”。
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瘗鹤铭局部


        《瘗鹤铭》本刻于镇江焦山江心岛摩崖石壁上。唐代失落长江中。北宋熙宁年间,修建运河,工人江中捞出一块断石,经辨认,此断石正是史书上记载坠落江中的《瘗鹤铭》的一部分。一百年后,南宋淳熙年间,运河重修,疏掏工人又打捞出四块。送至当地县府,经考证,这三块断石也是《瘗鹤铭》的一部分。这样,与先前打捞上来的那块断石拼凑在一起,正好是失传很久的《瘗鹤铭》。到了明洪武年间,这五块断石复又坠江。康熙年间,镇江知府陈鹏年不惜花巨资募船民打捞,终于在距焦山下游三里处,又将这五块残石捞了出来,移置定慧寺壁间。1960年合五石为一,砌入壁间。


        碑文存字虽少而气势宏逸,神态飞动,读之令人回味无穷。用笔撑挺劲健,圆笔藏锋,体法从篆隶中变化而来。结体宽博舒展,上下相衔,如仙鹤低舞,仪态大方,飘然欲仙,字如其名,表里一致,堪称书法杰作。北宋黄庭坚认为“大字无过《瘗鹤铭》”、“其胜乃不可貌”,誉之为“大字之祖”。宋曹士冕则推崇其“笔法之妙,书家冠冕”。此碑之所以被推崇,因其为南朝时代书法气韵,特别是篆书的中锋用笔的渗入;加之风雨剥蚀的效果,还增强了线条的雄健凝重及深沉的韵味。此碑的拓本及字帖久传国际,名震海内外,是研究书法艺术之代表。它既是成熟的楷书,而又可从中领会楷书发展过程中之篆、隶笔势遗踪发展史的重要实物资料。流传下来的《瘗鹤铭》有很多版本,但至今尚无十分可信的拓本。


《瘗鹤铭》水前本▼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大字之祖瘗鹤铭(水前本) - 长安若水 - 书画学习与交流


关于《瘗鹤铭》


        为大字摩崖,南梁天监十三年刻,署名为“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樵正书。”这里一篇哀悼家鹤的纪念文章,内容虽不足道,而其书法艺术诚然可贵。此铭究竟是何人所书?历来就有争议。宋人黄长睿考证它为梁代陶宏景所书。


        陶宏景隶书、行书均佳,当时他已解官归隐道教圣地镇江茅山华阳洞,故认为属于他的墨迹。另一说,相传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所书。他生平极爱养鹤,在家门口有“鹅池”。他常以池水洗笔,以鹤的优美舞姿来丰富他的书法。传说此铭是王羲之悼念他死去的两只仙鹤而作。还有以为唐代王瓒、顾况所作,但均无确据、由于书法绝妙,后被人镌刻在镇江焦山后山的岩石上,因被雷轰崩而坠江中。至宋代淳熙年间(1174一1189)石碑露出水面,有人将它从江中捞起,仍在原处竖立起来,许多人前来观摩摹拓,有的甚至凿几字带走,学者们也来研究它,因而远近闻名。不意数十年后,其碑又坠入江中。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由镇江知府陈鹏年募工再度从江中捞出,粘合为一,仅存残字九十余个,移置焦山观音庵。现在,在宝墨轩仍有《重立瘗鹤铭碑记》,碑记文中说到:“盖兹铭在焦山著称,殆千有余年,没于江者又七百年。”叙述了这段经过。


历代书家评语


        宋,黄庭坚:古人有言:“大字无过《瘗鹤铭》,小字莫学痴冻蝇。随人学人成旧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。”


        元,刘有定:《瘗鹤铭》,题云华阳真逸撰。在焦山之足,常为江水所没,好事者俟水退而摹之,往往只得数句。《润州图经》以为王羲之书,或曰华阳真逸,顾况号也。蔡君谟曰:“《瘗鹤文》,非逸少字,东汉末多善书,惟隶最盛,至于晋、魏之分,南北差异,锺、王楷法,为世所尚。元、魏间尽习隶法。自隋平陈,中国多以楷隶相参,《瘗鹤文》有楷隶笔,当是隋代书。”


        清,冯班:黄山谷纯学《瘗鹤铭》,其用笔得于周子发,故遒健。周子发俗,山谷胸次高,故遒健而不俗。


        清,吴德旋:山谷小行书自佳,盖亦从平原、少师两家得力,故足与坡公相辅。大字学《瘗鹤铭》,骨体峭快而过于豪放,亦成一种习气。学者贵于慎取,不可遂为古人所欺。


        清,阮元:且以南朝敕禁刻碑之事,是以碑碣绝少,惟帖是尚,字全变为真行草书,无复隶古遗意。即以焦山《瘗鹤铭》与莱州郑道昭《山门》字相校,体似相近,然妍态多而古法少矣。


        清,包世臣:南朝遗迹唯《鹤铭》、《石阙》二种,萧散骏逸,殊途同归。


        清,刘熙载:《瘗鹤铭》剥蚀已甚,然存字虽少,其举止历落,气体宏逸,令人味之不尽。


附:《瘗鹤铭》全文 

        鹤寿不知其纪,壬辰岁得于华亭,甲午岁化于朱方,天其未遂吾翔寥廓,奚夺年仙鹤之遽也,乃裹以玄黄之币,藏于兹山之下,故立不旌事篆铭不朽词曰:相此胎禽,仙家之真,山阴降迹,华表留名,真唯仿佛,事亦微冥,西竹法里,宰耳岁辰,鸣语解化,浮丘去莘,左在曹国,右割荆门,后荡洪流,前固重扃,我无无言,尔也何明,爰集真侣,瘗尔作铭,宜直示之,唯将进宁,丹阳仙尉,江阴真宰之石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